笔下生花的小說 明尊 辰一十一-第三十一章朱雀一槍讀書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恍若地龙翻身,骤然爆发的元磁神光撼动了天地两座九宫乾坤阵法,紧随而来的极天巉崖定住覆地灵真叶,斩魄飞刀倏而一斩,将九宫大阵斩破。
龙鲸巨舟紧跟着撞在了仙岛之上,眼看仙岛镇压的九宫乾坤也豁然动摇,又有三件法宝从虚空冲出。
一座古朴的青铜塔从天而降,然后金光闪耀的宝塔变得巨大无比,砸在了仙岛之上,镇压四方,定住了九宫乾坤大阵的变化。
空中飞来一只巨大的黑鸦,与另一枚三棱金锥一起,刺破了天空中仙岛镇压的九宫乾坤大阵!
在惊天动地的声响中,一座巍峨庞大到了极点的仙岛剧烈颤抖,无数禁制的灵光破灭,其上的山岳般的分量的巨石,带出的破空声若流星坠落,砸落向了海面,经行处空气都与之燃烧,发出夺目的炽红。
眨眼功夫,罗真仙门真正的腹地仙岛,被三件法宝从虚空之中打出足足倒飞出了数里之遥,其上的大地药园一概破碎,江河一气断流,恍若将要倾覆灭世一般!
守阳真人不得不放弃其他,全力守护仙岛。
但此刻足足有六件法宝,六位化神,将要打破罗真山门!
守阳真人一声悲鸣,有痛苦,有愤怒,有不甘,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有着微妙的默契的六位化神真人在天地九宫乾坤大阵破灭的那一瞬,赫然同时出手。玄阴二五斩魄刀又是一转,倏然落下,斩破了仙岛之上的无数禁制,瞬息之间,岛上不知多少修士头颅落地,神魂投入飞刀之中!
叔通的龙鲸巨舟反倒是最为点到为止的!
只是撞塌了仙岛的一角,将其上数座禁制森严的宫殿张口吞下,便一甩大尾携着罗真仙门的几座库藏逃之夭夭。
断崖客的极天巉崖最是狠辣,连同那黑鸦、金锥一起狠狠打在了守阳真人的护身宝光之上,使得其一阵乱颤,险险散去,守阳真人本可以躲闪,但他要分出精神来护住山门,若是此时不管不顾,六件法宝联手之下足以将仙岛打的粉碎,叫罗真仙门彻底破灭。
因而无可奈何,只能生生承受了这一击!
“罗真弟子听令!”守阳真人声音虚弱:“退守山门,暂避来敌!”
望着眼前的一切,钱晨并未如他先前所言那般趁火打劫,反倒只是袖手旁观,神色间却无半点的得意之色,带着几分凝重,缓缓收回了推出的手掌,他低声叹息道:“浩劫茫茫!你又何必,对我出手呢?”
鸣蜩真人怎能想到,大好的局势因为自己一念之差,想要制住那钱道人,而全面溃败崩塌。
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打在了罗真仙门的七寸之上,饶是以化神真人的城府,此刻也感到了肉疼。
钱晨之所以叹息,便是看到了仙岛之上,六位化神出手的那一刻竟有许多罗真弟子奋不顾身,祭起自身的法器,以近乎燃烧本源的姿态,只为稍稍阻一阻那几件法宝。
其中便有那尚荣道人,其驾驭一件丹炉法器,纵然忍受了许多的不公,委屈,犹然在这一刻燃烧了金丹,带着绝死之姿撞到了龙鲸之上!
纵然是钱晨,在六大化神联手之下也救不得他。
正是这一撞,让钱晨停下了暗算守阳真人的那一记紫霄神雷!
钱晨蓦然回首,望着鸣蜩真人,一指天上那残破的仙岛,和许多密密麻麻以微弱之躯飞蛾扑火的修士,道:“我赐下的乾离七宝焰光丹,便是你在图谋罢!尔等贪得无厌反遭此祸,那些修为微末的弟子,不受尔等重视的无权无势之辈,倒是为门派纷纷而死!”
“此情此景,斯人已逝,尔等倒是如何?”
鸣蜩真人面色羞红,仰天狂呼,发须飞扬之际,奋力劈出一记浑厚无俦的铁牌。
两面相合的铁牌发出一道离合神光,携着无匹的元磁巨力,似天雷轰顶,打向了钱晨。
钱晨凭风而立,立身于虚空之中,脚下本是空荡荡的一片,无托无依,却在此时身后的极阳磁峰之中冲出了九条炎龙,九火炎龙犹如九条遮天蔽日的飘带一般,环绕钱晨熊熊燃烧。
炽白的真火,汹涌的火力让人无法逼视。
这一刻,九条炎龙环绕的钱晨化为一尊背负双翼,胸怀大日的巍峨巨人,身后的双翼一展,便将离合神光裆下,其双手奋力打出一道火行神光,化为一道长枪直刺鸣蜩真人的心口。
大日火师法相!
九火炎龙!
业火红莲!
还有上古法宝——朱雀火尖枪!
火行法相的威能凝聚于枪尖的一点,九大真火融汇化为一点琉璃般无色的朱雀神火,安静燃烧,撕裂虚空的枪尖摩擦着天地元气,仿若一只巨大的朱雀展翅翱翔。
九火炎龙环绕长枪旋转着,朝着鸣蜩真人冲去,犹如九条彩带,九只火龙旋转的神火罩,封死了鸣蜩真人所有的退路,将其死死捆缚在原地。
然后……枪尖一点!
鸣蜩真人胸前一点朱雀神火透出,彷如朱雀探喙一啄……
守阳真人被重创之际,已然舍去一切的魏序子回援之际,神念窥得鸣蜩真人对钱晨出手,本待出声阻止,奈何一点杂念从心头浮起,怨愤的想到,虽然鸣蜩师兄对你无礼出手,但你难道不能以大局为重,暂且忍忍吗?
如今我罗真被破,钱道人何尝不是罪魁祸首之一?
他一念之差下便未曾理会,但当他勉力挡下几件法宝,再次回头之际。
却见自家师兄呆呆悬浮于虚空,胸口一点金红色的火光燃起,瞬息之间,便将一尊化神真人化为飞灰。
残余的神魂飞遁,悬在空中的玄阴二五斩魄刀却一声长鸣!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明尊 愛下-第三十一章朱雀一槍看書
“古辰真人手下留情!”魏序子疾呼之际。
玄阴飞刀已经斩灭鸣蜩真人的神魂,古辰真人放声大笑道:“好好好!我等都看走了眼!堂堂炼成转生神丹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位结丹修士……如此火神法相,你是我见过阴神修士之中,最强的一人了!”
“元婴斩化神啊!”
叔通真人感叹道:“有生之年,竟又看到了这一幕!哈哈哈……你们罗真仙门算是踢到铁板了!”
断崖客袖手站在极天巉崖之上,神色微微有些沉凝,却也开口笑道:“如此阴神法相,却装成一个结丹修士为他人炼丹,还没有人看出来!此人行事,倒是甚合我的胃口!”
钱晨伸手一张,一口酒杯凭空凝成,其中酒液自满。
他拿起酒杯抿了一口,便将杯中之酒,对着残破的罗真仙岛和鸣蜩真人残躯所化的点点火光,抛洒而去。
沐浴在那金红的火光之中,钱晨身后的火行法相悚然睁开双目,滚滚的威压,恍若天倾。
这一刻,整个战场上所有修士都心生一丝彷徨之意,怔怔的看着那个单薄的身影。
守阳真人心头大震,低头看向这道身影,脸上浮现一丝苍老和疲惫,他嘴唇蠕动,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来。
罗真仙门三位化神陨落一位,太上大长老守阳真人被重创,魏序真人虽然战力犹存,但面对六尊化神,早就大势已去!
门中的元婴真人,结丹修士纷纷身死,如今自保还来不及,还能如何追究?
守阳真人仰天长叹,将护住仙岛核心灵峰的阵法让出一角,令残余的罗真弟子退守剩余最核心的灵峰,魏序子也仗剑护住守阳真人,竟摆出一副放弃所有,任由来人尽取的姿态。
鸣蜩真人留下的那件罗网和铁牌法宝,被钱晨取走,却将那枚转生神丹遗落原地,引来了其他几位化神的窥伺。
断崖客当先笑了一声,阳神携着极天巉崖,将仙岛之上的那座巍峨灵峰砸断了三分之一,袖袍一裹,便飘然离去。
玄阴二五斩魄飞刀微微一晃,却落下一点神识对钱晨道:“道友原来也是古法修士,老夫器修古辰,暂居在东海落荒礁,对器修转生器灵的法门有些念想,还望道友多来讨教!届时在下必扫榻相迎!”
说罢,便飞刀一晃,斩破虚空而去。
剩下的四位化神之中,叔通真人也呵呵一笑,对钱晨道:“在下海外散修叔通,也想请道友帮我炼制一枚转生神丹,如有什么要求,还请道友不吝于提出!”
钱晨微微点头,叔通便满意的携着罗真仙门掠来的大半资财,驾驱龙鲸而去!
剩余三位未曾现身的化神却将法宝悬在当空,隐隐有对持之意,这时候,天边有许许多多的遁光飞纵而来,一道震天的声音回响道:“罗真同道切莫惊慌,藏山派来援!”
“罗真盟友!百舟海会携同商盟一众道友来援!”
又是一声彻响天地的宣告!
却是风阳子的声音……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钱晨听得肚中暗笑,当我看不出来那黑乌法宝背后的化神真人就是你吗?
紧接着,接二连三,不断有海外的仙门来援的声势噪杂开来,一位位化神真人前来援手,终于将那半空‘对峙’的三件法宝惊走!钱晨数了数,此刻来援的化神足足有七尊之多,只是不知道那三件法宝背后,又都是谁?
如今,一场明火执仗的劫数消弭了。
但暗中围绕那尊庐舍和转生神丹的你来我往,暗中争斗,却才刚刚开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