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零八節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相伴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邢氏虽然这般说不知道是谁要毁迎春的声誉,但是岫烟却听出了自己姑母言语中的切齿仇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岫烟何等聪慧,虽然来府里时间不长,但是这府里上下各种牵绊瓜葛只要她一过眼,便能知晓一个大概,分辨一个明白。
姑母所在的长房和二房不和是心照不宣的事儿,只不过老祖宗还在,谁都不敢挑明。
二老爷呢也还算低调,大老爷,也就是自己姑父呢,也较为隐忍,所以两兄弟之间的关系倒也还过得去,但自己姑姑和二太太这妯娌俩关系就不那么和谐了。
二太太出身王家,自己姑母不过是小门小户,又是续弦,所以天生底气就不足,但是却又占着长房嫡妻的份儿。
可谁都知道老祖宗喜欢二老爷,不太待见大老爷,这种尴尬憋屈的角色让荣国府的长房这边儿始终难以释怀,无论是姑母夫妻俩还是琏二哥,可二嫂子却还恰恰是王家女,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就更让双方关系扑朔迷离。
岫烟甚至怀疑之所以琏二哥要不顾一切的要和二嫂子和离,甚至远去扬州不愿意在京师城呆着,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二嫂子仗着王家声势凌迫,使得琏二哥难以忍受,所以这才索性和离,自寻自己的日子去了。
二嫂子和姑母不对路,又和二太太是亲姑侄关系,所以这等关系就微妙了。
“姑母,不至于……”岫烟忍不住说了一句。
“哼,不至于,你知道什么?”邢氏气哼哼地道:“有些人惯会收买人心,其实龌龊不堪,我比不得人家会做这表面文章,……”
邢岫烟不敢再说了,再说下去姑母挑明,那就尴尬了。
邢氏也知道这等私下里的不睦是不便于挑明的,也不再多言,却把话题转到邢岫烟父亲身上来了,“岫烟,你父亲成日里去外边儿赌场厮混,你们娘儿俩也不管一管?前日里那赌场里居然来人找上门来,说你父亲欠下赌场数百两银子,……”
邢岫烟一听便吃了一惊,难怪这两日父亲没见人影,却是欠了赌场的赌债。
“你可知前两次我已经借给你父亲三百两银子,你父亲说好只用三月,我以为他要做什么营生,却不知道他哄我,这才借给他,没想到他却是去赌场高乐,这下可好,前日里赌场来人索要欠账,口口声声称若是不给,便要斩你父亲手指,我看着亲戚份上,替他先付了五十两,据说还差三百多两,姑母却是再也拿不出来了,……”
一听这话,邢岫烟忙不迭地道:“姑母,我父亲现在在哪里?”
“那边来人没说,但是我却知道那些赌场对像你父亲这种人是不会轻易如何的,还是想要从他身上把所欠银子收回来,只怕这两日还会来,没准儿你父亲还在赌场里优哉游哉,乐不思蜀呢。”
邢氏几乎要咬牙切齿了,自己三百五十两银子砸在刑忠身上,也不知道这厮猴年马月能还自己?
独家挚爱,总裁低调点
这欠着赌场还有三百多两,若是还不起,还不知道赌场会如何处置刑忠?
邢岫烟却想不了那么多,她现在只想着自己父亲安全,至于说欠的银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还,但是无论如何自己父亲总得要找回来才是。
“姑母,那赌场叫何名,在哪里姑母可知道?”岫烟忙不迭地问道。
“好像叫银钩赌坊,就在这城西阜财坊的承恩寺胡同里,紧挨着王恭厂。”邢氏这地名倒也记得牢靠,但迅即道:“岫烟,你一个大姑娘家,可不许去那等腌臜之地,小心吃亏,与名声也有污,……”
“可是姑母,我父亲若是被他们扣在那里,又没有银子与他们,如何是好?”邢岫烟急了。
“放心吧,那等地方岂肯轻易对你父亲这等肥羊如何?”邢氏这些道理倒也明白,“你这个时候找上门去,那更是要好好敲诈你一笔,还不如这样拖几日等到那边觉得没啥油水可捞,说不定就能放了你爹,再不济也能讲一讲价钱,……”
话虽如此说,岫烟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这却是自家老爹,她如何敢让老爹被扣在赌场?
万一那些和匪人无异的强梁一时兴起,要拿自己老爹杀鸡吓猴,岂不悔之晚矣?
心乱如麻的岫烟来不及和自己姑母多说,便匆匆走了,她要去和自己母亲商量,若是姑母所言是真,如何能把自己老爹赎出来。
她明白,对自己姑母来说,她已经借给自己老爹三百两银子,还帮自己老爹暂时垫了五十两银子的赌债,这简直就是仁至义尽了,再要让她出银子,只怕比杀了她还难。
看见邢岫烟急匆匆离开的背影,邢氏这才进了内房。
“岫烟这丫头怎么说?”一见邢氏进来,贾赦便急不可耐地问道。
“岫烟说断无此事,绝对是谣言,要来坏二丫头名声。”
听得邢岫烟的肯定答复之后,再结合自己对二丫头的认知判断,邢氏也相信以迎春的性子绝对不敢在出嫁之前就坏了身子。
若是说仰慕冯紫英,有些你侬我侬的亲昵举止或许可能,但是若要剑及履及到行夫妻之实,她相信二丫头绝对不敢。
贾赦狐疑地看着邢氏,“岫烟这么肯定?”
“岫烟说了,她一直和二丫头亲善,住进院子之后,几乎每隔二三日都就要在一起,不是二丫头去她芦雪广,就是她去二丫头的缀锦楼,若是二丫头真的破了身子,那绝对会有几日不适,岫烟定能觉察,……”
别看邢氏大事愚鲁颟顸,事事都是唯贾赦是从,但是这等事情却也能判断出一二来,起码对冯紫英和贾迎春之间的这种关系还是分析相当精准到位的。
“那会不会住进园子之前……”贾赦还是有些不放心,二丫头都十七了,这个年龄女子嫁人都嫌略大了,怀春更是很正常,若是被那冯紫英的手段勾引一二,难免就会上钩。
“老爷,那怎么可能?二丫头住进园子之前不过是一小院,前后都有人家,而且丫鬟们也都挤在一块儿,哪里能有那等机会?”邢氏解释道。
贾赦稍稍放心,“这样,你带着人去查探一番,……”
邢氏骇然,“老爷,那如何能行?这要传出去,无论有无,那二丫头都没法见人了,……”
贾赦也知道这样做肯定后遗症不小,但他是真怕出事儿。
原本已经打定主意要把迎春许给孙绍祖了,但孙绍祖前些时日不来气,弄得他也有些恼火。
他也曾琢磨过是不是索性就把二丫头给冯紫英当妾了,反正冯家有的是银子,冯紫英未来前途也一片光明,不过这几日他又听到一些风声,好像冯紫英现在麻烦不少。
见贾赦沉吟不语,邢氏试探性地问道:“老爷,以妾身之见,这等流言蜚语传起来,倒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哦?”贾赦疑惑不解,看了一眼邢氏,“何出此言?”
“妾身听闻三丫头似乎也对冯紫英有意,……”邢氏话刚一出口,贾赦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一派胡言,老二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他怎么会应允……”
只是说这话贾赦自己都有些汗颜,老二当然不肯答应,觉得这是有损贾家颜面,怎么自己却好像有些意动,只是现在觉得不合适了而已呢?
“老爷,妾身没说二叔,只说三丫头,这冯紫英这一两年里来咱们府里太勤,和姑娘们都甚是亲近,你还记得林如海病重,几个丫头都南下扬州去照看林丫头么?这一趟来回,几个丫头便都有些……”
邢氏没再说下去,话锋有一转,“老爷也知道二叔和王氏对环哥儿都不怎么看重,要说环老三也没啥出奇之处,这冯紫英煞费苦心才把环老三送进青檀书院,据说让珠哥儿媳妇很是不满,觉得冯紫英厚此薄彼,没有帮她家兰哥儿,难道还真是环老三是什么读书奇才么?还不是三丫头在冯紫英面前百般水磨,……”
贾赦又有些不耐烦了,“这和你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
“老爷,妾身觉得,莫不是那王氏有意把三丫头许给冯紫英做妾,却又打听到二丫头和冯紫英也有这一层关系,所以便添油加醋地造谣,要坏二丫头名声,……”邢氏赶紧道。
“王氏?”贾赦迟疑了一下,“就算三丫头和冯紫英有些眉来眼去,就算王氏打算让三丫头拉拢冯紫英,可是造二丫头和冯紫英的这种谣,不是故意让二丫头只能许给冯紫英了么?”
“老爷,若是二丫头和冯紫英真的有了那层关系,当然是如此,但是二丫头其实根本就和冯紫英没这种关系,这种谣言出来,那对二丫头名声会造成多大的损害,而冯紫英会不会觉得二丫头名声不佳,自身不检点呢?”
不得不说邢氏考虑问题的角度更周全,远胜于贾赦那等粗暴直接的思考,更能从冯家那边来考虑问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