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第894章 你是信仰!(求訂閱)推薦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你杀了我弟弟!”
绝对领域中,火焰焚烧。
此刻,落魂谷主带着冷漠,死死盯着苏宇。
苏宇笑了:“与我何干?”
“你自己吃了他,跟我何干?”
苏宇一脸的事不关己,你弟弟,被你自己融了,谁杀你弟弟了?
苏宇笑容灿烂:“你非要进来,你弟弟快死了,你都不放开禁制,说那么多做什么?”
落魂谷主冷漠无比。
放开禁制?
放开了,外面还有个融了天地的武王。
那时候,死的就不是一个了!
此刻,他忽然冷静了。
他盘膝而坐,不再说什么,默默等待着。
燃烧吧!
时间拖久了,谁生谁死,那可不一定!
一定会有禁地之主出手的!
不为了武王和苏宇,单纯死灵地狱忽然出手,也会有人出手的,当年死灵之主来这,大家都阻拦,现在也不会例外!
拖下去!
此刻,在这,他发现苏宇意志坚韧的超乎想象,本来见苏宇年轻,现在却是发现,年轻……其实也代表着勇往直前!
此人,一定受过很多磨难。。
也是,没饱受磨难,如何走到今日?
这一刻,落魂谷主有了决定,拖下去!
……
火焰焚烧着苏宇。
苏宇也看到了对方盘膝而坐,对方毕竟是顶级强者,而且还在对方大道封印之内,拖下去,苏宇未必一定会输,但是,禁地之主可能会来人。
“你要拖延下去吗?”
苏宇笑了,对方不语。
“你为何不试试,强行杀我?我毕竟比你弱!”
落魂谷主不受任何干扰。
修道无数岁月,激将法他还是懂的,也不会受到激将。
苏宇叹息:“杀了我,也许你会有大收获的!我毕竟是开天者……”
对方一声不吭。
这小子,苏宇有些无奈了,遗憾道:“真能忍,弟弟都死了啊!”
说着,他也不说什么,继续给火焰添加各种大道之力。
火焰疯狂燃烧起来,比之前更加猛烈!
“玩火自焚!”
落魂谷主冷冷回应了一句,弟弟融入,他比之前稳固的多,这疯子,就是在自焚!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真以为烧不死你?
这火焰,不是苏宇一个人的,而是他的大道之火,被苏宇添加了燃料燃烧,烧的又不是他一人,你比我弱,你比我更先崩溃!
修道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自己烧自己!
苏宇笑了笑,“自焚?那可未必!”
他继续添加着燃料,笑道:“猛烈一点,烧死了你,我吞噬了你,自然会恢复……当然,你烧死了我,其实吞噬了我的天地,你也能恢复!为何不搏一把呢?谁死了,剩下的就是赢家!我死了,武王就死了,其他人都要死……你就是最大的赢家!”
赢者通吃!
落魂谷主继续沉默,不语,抵御火焰。
苏宇笑道:“不搏一把?”
落魂谷主淡漠道:“到了我这地步,何须博弈?等待结果便是!赌的人,都是弱者!”
“真够古板的!”
苏宇笑了一声,继续加火,火焰焚烧着天地,苏宇身上被点燃,落魂谷主也被点燃了,此刻,那火焰疯狂燃烧着。
苏宇喘息着,笑了:“这是你的绝对领域,火焰燃烧你,也在燃烧你的大道……你在付出两份力!”
“你也一样!”
落魂谷主回应了一句,因为添加燃料的,都是苏宇在做,这些燃料也是大道之力,所以,两人的消耗是差不多的,而多了一道之力,就是一个巨大的台阶!
他就是比苏宇强!
想烧死自己,做梦吧!
而这一刻,其他人,任何人都无法插手,除非打爆武王的意志海,可武王被打爆了,那苏宇必输。
所以,这一刻的武王,再愤怒,再咆哮,也无可奈何,隐约间,其实可以听到武王无力的咆哮声。
双方在他意志海中布下了绝对领域,互相煎熬,焚烧彼此。
可他这个主人,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武王的声音传荡而来,带着愤怒,带着咆哮:“你等着,我去杀光了那些家伙,再来救你!”
苏宇笑了笑,没回话。
救我?
我不需要!
他不见得真的比对方弱,四大帝尊融道,苏宇其实在31道上又前进了一些,当然,这其实也没达到那个地步,可是……别忘了,苏宇是双重天地!
他不是只有单独一天!
此刻的苏宇,若是愿意,他可以召唤天地,当然,未必可以突破天门,至于天门虚影,只能给苏宇带来一部分力量,无法带来全部天地之力。
召唤天地……真召唤了,动静不小,那大概就全部暴露了!
是死灵之主的秘密武器,还是万界的一位开天者,还是有区别的。
这一刻的苏宇,还没决定召唤天地。
忍受痛苦罢了!
生与死之间!
我在门外开辟生死,在这,却是没有开辟。
苏宇在想,在这,生死开辟如何?
死灵之主在这,也无法开辟生死。
苏宇在这,死灵大道其实是开辟了的,曲刚融入就开辟了,至于生命大道,其实也开辟了,但是,不是开辟了就是生死天了!
生死融合,生死转换,这才是真的生死天。
苏宇此刻没召唤天地,没有动用门外之力,他在忍受痛苦,忍受焚烧之痛,甚至在燃烧大道,就是在尝试,在思考,我要不要在这冒险一试?
开生死之天!
可是,生命力太弱了。
是的,太弱了。
苏宇死气强大,四大帝尊融入后,苏宇的死之大道极强,可是,生之大道呢?
如何达成平衡?
生死不达成平衡,如何开辟生死?
死灵之主的天地,比苏宇还强,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想开生死,比苏宇难的多,而且还缺乏经验,苏宇其实不缺,但是他缺生之大道的力量!
如果没有足够的生命大道力量,他死了,就无法复苏了!
那时候,什么生死转换,也都是笑话。
当然,苏宇既然准备开生死天,也不是毫无把握,他看向对方,看向落魂谷主,这位极强,这样的强者,不死不灭,生命力其实浓郁的惊人。
在苏宇死亡的瞬间,击杀了他,融合了他的生命力,让自己死而复生,还是可以的,一位32道的强者,足够支持苏宇复生了!
可是……能做到吗?
用生命的代价,去杀他,一旦苏宇最后一刻没能击杀他,自己死了……那就真死了!
不但他死了,他天地中的人都要死。
万界那边还好,还有一个崩塌时间,人皇在,足够庇护那些人脱离天地,可在这,包括武王在内,所有人都要死。
“生死……”
苏宇露出笑容,要不要试一试?
来门后,苏宇其实就是带着各种心思,唯独不带负担来的!
门后的世界,很让人绝望。
但是,到了这地步,苏宇也不绝望,唯有对大道的求索,对自由的向往,对天地的探知,才能让他摒弃一切绝望!
他看向落魂谷主,笑了:“谷主,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落魂谷主心中微微一冷!
他又想做什么?
苏宇笑容灿烂无比:“要不要玩?很有趣的!”
“你想做什么?”
落魂谷主冷冷道:“你这疯子,你真的不怕死?到了你我这个境界,非要见面就要厮杀到一方陨落吗?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苏宇笑了:“没……可是……你们要出去啊!要不,你们不出去了?”
落魂谷主不语。
苏宇笑了笑,“你看,这就是道争,哪需要什么深仇大恨,我也没办法的!”
时代之争,大道之争!
落魂谷主漠然,不再开口。
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理会。
苏宇笑了,笑的愈加癫狂起来。
大道一条条地燃烧起来,剧烈的火焰,烧的落魂谷主闷哼声不断,苏宇也是痛苦呻吟,咬着牙,牙齿都被咬断了,却是依旧痛苦中带着笑容:“劫难的世界,黑暗的世界,末日的世界,这个世界真让人绝望!”
绝望!
“三门时代,万界时代……都要经历一次次灭世吗?”
“我不知谁对谁错……也许当我这个时代被封印了,也许……我也想着带着我的时代杀出去,覆灭下一个时代,重现我的时代!”
“错的是时光之主吗?”
“也许……人家根本没在意我们……只是按照正常的规则,去时代轮转,而我们,却是不甘心啊!”
苏宇咆哮着,带着一些痛苦,一些得意,“所以,我要逆天!你们想覆灭我们,不可能的!”
看着他狰狞的面孔,落魂谷主一次次皱眉。
眼前这人,明明是新时代的强者,却是比他们这些旧时代的人更疯狂,更痛苦,更绝望!
是因为我们绝望到麻木了吗?
而他,却是不甘心!
不甘心三门开启,不甘心三门要去覆灭他们吗?
对与错,在这一刻,没有那么显著,没有那么分明。
什么对错?
都没有!
有的,只是不甘。
苏宇,他不曾经历过希望。
从出生后,人族就处于万界围攻的局面,战争,从他出生就在持续,他在后方,享受了6年的平静,最安心的6年,却是记忆不太深刻。
从记忆深刻的那一天起,他就在经历一次次的绝望。
这一刻的苏宇,哀嚎着,凄厉惨叫,火焰已经燃烧的他灵魂撕裂,也烧的落魂谷主不断闷哼,痛苦无比,但是他觉得,他要赢了!
眼前那个疯子,自己把自己烧的快死了,还在继续添加大道之力!
所以,赢的是他!
“为什么……我要生在时代之末呢?”
苏宇忽然传出毛骨悚然的笑声:“若是……我生在时代之初,也许……我就不挣扎了……当我安心活了十万年,二十万年……死又如何?可我……还年轻啊……为何非要用绝望替代我的一生?”
“你已经崩溃了!”
落魂谷主忽然一声叹息,闭目不语。
此人,崩溃了!
精神意志虽强,可终究抵挡不住剧烈的痛苦!
“崩溃?”
苏宇笑了,这一刻,他居然笑了,“嘿嘿……怎么会……我一直都很正常,怎么会崩溃,正常人,不就是如此吗?是你们疯了!覆灭的时代,那就覆灭好了,非要找死!”
火焰焚烧,苏宇扭动着脖子!
我崩溃了?
不,我没有!
怎么可能!
……
而这一刻,外面,武王疯狂击杀着那些逃跑的强者,能捕捉的,直接断道融入天地,不融的,他迅速击杀,强行剥离大道强行融入!
此刻的武王,面色铁青!
他能看到!
那毕竟是他的意志海!
这一刻,他看到了苏宇那毛骨悚然的笑容,一时间,他忽然放下了一切不甘!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绝望,化身成了魔鬼?
他的人生,就没有一点点希望吗?
这些年,万界到底经历了什么,而苏宇,又经历了什么?
苏宇问了他的过去,他没有问苏宇。
因为苏宇太年轻,年轻到,他其实对苏宇不感兴趣,区区几十年而已,这小子,活的太短,他知道什么?
他懂什么?
而这一刻,武王却是知道,也许自己错了,正因为短短时间崛起,也许,他的人生更有趣,更复杂!
否则,他如何崛起如此之快?
“苏宇!”
他看着苏宇崩溃的样子,疯狂的笑容,忍不住了,在意志海中疯狂咆哮:“你不要找死!杀不了他,那就放弃!落魂谷主,你解开封印,我们退走!”
“否则,你也没任何好处!”
落魂谷主听到了,他其实想解开封印退走,可此刻,苏宇却是厉声吼道:“你敢!太山,你敢!我谋划了这么久,他是我的!你敢放了他,我杀了你!你敢战场抗令!”
武王见他癫狂,压制不住,怒吼一声,一拳将眼前一位敌人打的四分五裂,打成了肉泥!
他咆哮着,怒吼着:“杀!所有不融道的,全部击杀!听见了没有?”
四周,刀主那些人,一个个心寒。
这武王,好生疯狂!
他们不敢怠慢,疯狂斩杀那些强敌!
有四帝在,有修罗使在,有武王在,整个落魂谷,尽管人多,可是,很快大量强者被杀!
大量强者投降!
之前被吸引来的那些散修,也是大量被击杀,剩下的,纷纷投降!
一眨眼,整个四面八方,死的死,降的降!
前后不到五分钟,此刻,偌大的落魂谷区域,彻底安静了!
死寂一片!
尸横遍野,就这么在虚空中漂浮。
而剩下的人,全部跪倒在中央,四周,都是杀红了眼的强者们。
这些人,一个个看向武王。
劫主呢?
落魂谷主呢?
他们都还活着,可是,都不见了!
此刻,连波动都没有了!
整个区域,都是安静的,这两人到底去了哪?
武王不语。
几位帝尊,却是隐约知道苏宇在哪,纷纷看向武王,武王盘膝坐下,没管任何人,他此刻,如同旁观者,看着意志海中苏宇和落魂谷主比拼耐力,比拼谁更疯狂!
……
“继续烧!”
火焰越来越猛烈了,落魂谷主不断咳血,他侧头看向苏宇,那家伙被烧的灵魂都好像要破碎了!
“你是在找死……”
落魂谷主忍不住怒吼道:“你非要拼个鱼死网破?你死了,我还能活!”
可是,我活着,被这疯子这么搞,搞不好也要重伤垂死!
当然,吞噬他的天地,也许会有大收获。
可是,他宁愿不要这样的收获!
“苏宇,现在罢手,我不追杀你……那些人就算来了,你逃了,他们也不会和你厮杀到底……”
“咳咳……”
他不断咳嗽,每一次咳嗽,都是血液焚烧,大道焚烧,咳出来的,都是大道之力,都是破碎的大道之力!
他郁闷的不行!
我到底哪里招惹他了?
那么多禁地,非要第一个来找我!
而苏宇,此刻不叫了,也不说话了,他就是继续在添加燃料,继续加大火焰,火焰烧的他面目全非,烧的他灵魂扭曲!
此刻的苏宇,在思考,生死转换,如何能成功?
如何能一击必杀对方?
在我死去的刹那,杀了对方,让对方的生命力爆开,这才是活命的机会,当然,可以召唤天地……可是,为何要召唤?
召唤来了,没什么好处。
“或者不召唤,而是通过天门,汲取一些天地之力,瞬间爆发……在对方以为我虚弱的刹那……我瞬间击杀了他?”
一个个念头浮现。
很快,这些念头被焚烧,这灵魂之火,还是很毒辣的!
这一刻的苏宇,忘记了痛苦。
他习惯了在痛苦中思考。
他看向落魂谷主,眼神还是依旧明亮,明亮中带着一些思索之色。
这一刻,落魂谷主忽然有些不安!
这家伙,想做什么?
苏宇忽然露出笑容,哪怕这笑容已经看不出来,落魂谷主还是知道,他笑了!
“苏宇!”
他咆哮一声,有些愤怒,有些不安,咆哮道:“我是杀不死的!你杀不死我!苏宇……我们可以合作!合作,听到了吗?”
“你来自万界,你不就是担心禁地会杀入万界吗?我帮你!我是精神得道,精神和灵魂的本质,就是不死不灭,我吞道入体,我是不灭的存在!”
苏宇幽幽道:“怎么会!精神也是一种力量,是力量,就没有无敌的力量,没有不死不灭的力量……我正在思考,如何磨灭你!”
“精神力……灵魂……磨灭的办法其实多了……最简单的,腐蚀力量,死亡力量,其实都可以针对……你纳道入体,又不是无敌了!我还纳天一体呢,我也没觉得,我就杀不死!”
他笑着,带着一些思索之色。
看着痛苦的落魂谷主,忽然道:“武王,有人闯入禁断峡谷了吗?”
……
外界,武王陡然睁眼,四处探查一番。
感应一番!
隐约间,感受到了一些强大的气息,朝这边靠近,而这一刻,死灵之主也是一声厉喝:“本座可以挡下传送,他们本人来,本座可挡不了!”
这也是早就说好的!
他可以阻挡人传送来,但是,不可能人家到了,他还来参战,一旦他参战,那传送没人阻挡,到时候打起来了,人家围杀他……他就倒霉了!
……
武王感应了一番,迅速在意志海中震荡:“快了,死灵之主挡下了传送,无法阻拦人到来,附近的一些禁地,有距离近的禁地之主,已经靠近禁断峡谷了!”
“需要多久?”
苏宇问了一句,武王迅速道:“不超过30个地元,对方是禁地之主!”
具体要多久,他也不清楚。
但是,30个地元,对四等强者而言,需要一个月,可对一等而言,也许只需要三天。
而对超等而言,可能只需要半天。
看起来很慢,可若是对方利用传送,空间手段,那会更快,否则,对方不可能来的这么快,这些来的快的人,都是有一些传送手段的!
而落魂谷主也听到了,带着一些激动,吼道:“第一个来的,一定是长生天的仙!他擅长各种道术,很快就可以赶到……苏宇,不要冥顽不灵了!逃吧!”
“是吗?”
居然是仙祖第一个赶到,对方的确擅长各种道术,传送必然也会,苏宇判断了一下,也许……三分钟?
的确很快!
落魂谷主撑过三分钟,还是没有丝毫难度的!
这还是苏宇第一次遇到这么难杀的家伙!
严格来说,大家就差了半道之力,苏宇还是开天者,结果,居然一点优势都占不到,半道的差距,让他被无限拉开了距离,一切优势都被荡平了!
这也是苏宇第一次感受到,超等和超等之下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30道的魂主死了,自己也快死了,结果这家伙还是能撑住!
而自己,也快撑不住了!
“管他呢,干一次!”
苏宇心中衡量着出手的时机,他的大道之力不断流失,愈发虚弱起来,而落魂谷主,也是被削弱,气息动荡。
他眼睁睁地看着苏宇,一点点虚弱到了快要死的地步,也是无语了!
这家伙,真把自己烧死了才甘心?
没见过这么玩的!
而武王的急切声传来:“够了,停下吧!你不是还要去救文钰吗?你现在死了,如何去救?”
苏宇不理。
不够!
继续!
火焰继续!
而落魂谷主,忽然不急了,他虽然虚弱无比,可苏宇更虚弱!
他看向苏宇,甚至有些想法,要不……我趁机格杀了他?
此刻的苏宇,虚弱的好像他一巴掌就能拍死。
在自己的绝对领域中,他能感受到,这不是伪装,而是对方真的虚弱到了极致,随时快死的地步!
这一刻,他心动了。
杀了苏宇,全部都要死。
自己可以吞噬苏宇留下的一切!
自己虽然受伤了,可吞噬了之后,大概率能恢复,甚至是……自己开天!
他看向苏宇,苏宇其实也在看着他,带着笑容:“我死,也要给你来一次狠的,爆了这天地,让你什么都捞不着……”
“那你去死吧!”
幽冷声陡然传来,下一刻,刚刚还在原地的落魂谷主,忽然消失,再次出现,已经出现在了苏宇身边,手中浮现出一柄利剑!
落魂谷所化的利剑!
强悍无比!
隐约间,他甚至一瞬间恢复到了巅峰,他要趁着这时候,一击格杀了苏宇!
不给苏宇任何机会!
噗嗤一声!
你外挂上线了 白胡子徐提莫
利剑入体!
很轻松的感觉,落魂谷主微微一怔,这么容易?
也是,对方太虚弱了!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苏宇忽然爆裂开,爆裂的瞬间,一道门户呈现。
天门!
这没什么,能来的几乎都有天门,这不算什么,落魂谷主不以为意,但是,他也要灭掉天门,以防天门不灭,对方不死!
可就在这一刻,天门中,忽然,一股力量涌现出来。
不算太强!
可这不算太强的力量,涌入苏宇体内,刚刚被一剑杀的好像彻底死亡的苏宇,瞬间聚集到了一起,这一刻,落魂谷主看不到任何东西,唯有那一双眼!
一双冰冷的眼睛!
带着疯狂和冷静,带着蔑视,好像在说,总算等到你了!
“还是你去死吧!”
这一刻,苏宇身上,涌现出一股和此地完全不同的力量,和此地的力量结合到了一起,这一刻,瞬间爆发出一股特殊之力!
阴阳结合!
抽调出来的力量,的确不强!
大概也就22道之力的样子,在这种战斗中,其实不算太强大。
可当和苏宇结合的瞬间,苏宇本身的力量,好像发生了一种质变,一瞬间,苏宇也好像恢复到了巅峰,甚至比巅峰期更强!
他带着笑容,忽然化为天地,将落魂谷主死死包围住,好像要和对方融合到一起!
而落魂谷主,剧烈挣扎着,咆哮着,怒吼道:“纵然如此,你也杀不了我……除非一起死!”
这一刻的苏宇,力量隐约和他差不多了!
可就算如此,苏宇想杀他,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和我同归于尽,划算吗?
不划算!
他还想说,各退一步吧,算了,没必要!
可这一刻,苏宇忽然恢复了本体模样,面带笑容,身穿白袍,带着从容,“我怎么会死?我永远不会死……因为,我有信念!”
当然,这是扯淡。
因为,我会尝试生死融合,再次复活一次!
不过,这话就没必要说了。
这一刻,苏宇身上,所有大道之力瞬间崩断!
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火焰,瞬间将两人焚烧,苏宇面带笑容,死死缠住了落魂谷主,带着笑容,看向天空:“小心了,自求多福,我若是归来太迟……大家都死定了!”
这一刻,武王脸色微变!
下一刻,忽然,身边的强者,纷纷剧烈颤动起来,一位位强者,脸色剧变,大道之力溢散,下一刻,大道崩断!
轰隆隆!
有人直接炸裂,但是有人还是没炸裂,而是瞬间寂灭了!
“不……”
有人哀嚎一声,可是,来不及了!
轰隆隆!
一阵巨响传来,天地好像崩塌了,而这一刹那,所有人,都陷入了寂灭中。
一眨眼,虚空中,数百人漂浮。
有人面带绝望之色,有人面带恐惧之色,有人不甘,有人愤恨!
而武王,也是挣扎着,下一刻,眼神渐渐寂灭,带着一些无奈,一些失落,艹他大爷的苏宇,疯子!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再次复生!
和上次,他第一次看到苏宇一样,生死轮回,可是,那种状态,太难清醒了,他严重怀疑,上次不是他和文老二喊醒了对方,苏宇必死!
至于苏宇说,他自己定了时钟,武王才不信!
“你就是个疯子……”
他嘀咕一声,眼神渐渐失去了色彩。
下一刻,头颅高昂,眼中却是已经彻底没了神采,不止他,这一刻,四周,所有人全部如此,全部进入了寂灭!
偌大的区域,一瞬间,死寂无边!
毫无生气!
远处,一股波动传来,带着一些疑惑,人呢?
全部死了?
……
这一刻,一股滔天的爆发力,席卷整个天地!
两种力量忽然爆发,苍穹碎裂!
两道疯狂的身影,浮现在禁断峡谷。
“苏宇……你这疯子!”
落魂谷主带着绝望,带着愤怒,带着不甘的吼声,响彻天地!
而这一刻,苏宇笑声传来,“我不是疯子,我是求道者……求道……可死……哈哈哈……”
轰隆!
大道崩断声传来!
天空中,忽然浮现出一条黑暗的长河!
那长河,陡然剧烈震荡起来!
因为,一位吞道者死了!
轰隆隆!
长河波动,灭世之威席卷四方!
……
“苏宇?”
这一刻,四面八方,一位位强者震撼无比,传出了呢喃声。
苏宇?
落魂谷主死了?
禁地之主,今日死了两位?
哪怕魂主弱一些,可落魂谷主那可是一点不弱,真正的超等!
可现在,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这疯子,到底哪里来的?
苏宇……
这个名字,在万界很有名,在地门中也小有名气,可在天门,却是几乎无人知晓。
知道的,如归这些人,都已经进入了万界。
其实,有人隐约感觉听过这个名字。
法!
但是,又不记得,在哪听过了,或者说,无法联系到一起,法好像有一次听到文王威胁死灵之主,好像提过一次苏宇的名字。
可是,依旧无法联系到一起!
那股剧烈的波动,此刻席卷四方,也没人有时间再去想了!
因为,都死了!
这一刻,长河剧烈颤动!
整个禁断峡谷,都化为了白昼!
……
落魂谷所在区域,一股滔天的生命力爆发了出来!
下一刻,这股生命力消失。
整个区域,瞬间安静到了极致,只有几百具尸体在空中悬浮,包括武王的!
龙翔人间 落红本无情
……
这一刻,永生山附近。
文王脸色微变!
“死了……”
喃喃一声,下一刻,眼神微动:“生死转换?”
他皱眉,能成功吗?
苏宇疯了!
怎么能一再冒险!
上次他就遇到过苏宇玩过一次,差点就死了,一旦时间长了不复苏,那就真的寂灭了!
不止如此,此刻,有禁地之主朝那边赶去,复苏的迟了,也必死无疑!
文王眉头都快皱成“川”字了!
太山还在那边呢!
他知道苏宇疯狂,却是不知道,这家伙不是疯狂,而是疯魔!
一个落魂谷主,杀不了,又如何?
非要如此吗?
文王带着一些忧虑,多少年来,第一次如此忧心忡忡!
……
天穹山。
天穹之主也感慨一声:“完了,没戏看了,一个狠人,拖着两位禁地之主一起死了……可惜了!”
身旁,天门微微颤动,许久,人皇低沉道:“都死了?”
“死了!”
“我刚刚听到了苏宇这个名字……”
“对,就是那个主攻的家伙,别说,真不弱!”
人皇寂静无声!
很快,不再说话,万界中的他,迅速看向苏宇天地,此刻,天地好像也在崩塌!
但是,速度没那么快!
万天圣他们迅速飞出,一个个脸色铁青!
人皇咬着牙,吼道:“断道,融我天地!”
苏宇可能出事了!
这疯子,不管不顾的吗?
而万天圣,看着颤动的天地,看着剧烈波动的人主印,叹息一声:“断道,融人皇天地!”
而他自己,却是笑了笑,瞬间消失,进入了人主印!
你死了吗?
应该没有吧!
还是说,你再次融生死了?
我不知道……但是,你不在,我们便在这等你吧!
他进入人主大印中,眼神渐渐有些失神,天地,在寂灭!
而这一刻,身边,多了一些人。
有人笑呵呵道:“断什么道,这要是苏宇活了,我们不是没希望回来了?若是他寂灭了……那就一起寂灭吧!征战数年……杀的够本了!”
一位位强者走入,大秦王,大明王,夏龙武……
要寂灭,大家一起寂灭吧!
苏宇,代表着大家的抗争!
永不服输!
战斗到底!
他是信仰,黑暗中的光明!
当他都寂灭了,我们这些人,也一起寂灭在这天地中吧!
外面,人皇怒吼,咆哮,“混账!一群狗东西!什么人教出来什么东西!艹!”
疯了吗?
真要寂灭了,都等死吗?
万天圣众人对视一眼,笑了,隔着三门,寂灭之力,过了一会才传递过来,一个个强者,眼神纷纷黯然下去。
万天圣面带笑容,我……相信你!
永远相信你!
苏宇,你是信仰……你知道吗?
你没了,我们……无法战斗下去了!
眼神死寂,大印光芒熄灭,天地寂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