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看書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只是,悲剧早已铸成。
上官瑞烧退醒来后,却变成一个反应迟缓,饥饱不知痴傻儿。韩暖之焦灼苦闷整日以泪洗面。
对于上官清澈这个打击是致命的,悲痛欲绝之余,到处求医问药,出告示悬赏名医,但均是束手无策。
启洲近几日秋雨绵绵,一日冷过一日,骤风裹着细雨袭卷着树梢间残存的焦黄,地上铺了一层枯花败叶。
碧血阁阁主又一次不请自来,欧阳兮这次显然是精心装扮了一番,如意百褶裙,外面罩了撒花云烟纱衣,点翠鎏金步摇,肌肤胜雪,双目犹如一泓秋水,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不知欧阳阁主大驾光临又有何要事?”林云墨扫了欧阳兮一眼,放下了手里那卷书。
欧阳兮掩嘴轻笑,自顾自的坐了下来,轻柔的说道:“王爷,妾身今日冒昧前来,自然是有好事!”
院内棠梨正要进正厅,瞥见了欧阳兮,想了想,将正要端茶进去的丫鬟拦下,自己顺手接了过来。
林云墨冷哼一声,淡然说道:“原来欧阳阁主还有好事?本王还以为阁主只有杀人这种血腥的事!”
欧阳兮也不恼,笑道:“王爷莫要取笑妾身,碧血阁一大家子人也是要糊口不是吗?”
林云墨随手又翻开书册,恶毒的问道:“如此天气,阁主却穿的这般薄透,是因为冷血还是皮厚?”
欧阳兮面上僵了僵,瞬间又恢复原样,笑吟吟的说:“妾身可以认为这是王爷对妾身的关怀备至吗?”
“王爷!”棠梨端了茶水,一步迈了进来,脸上微有不悦,打断了欧阳兮的话。
欧阳兮上下打量着棠梨,眼眸中闪过了然之色,口中却捻酸含醋:“唉吆,原来王爷的丫鬟竟也生的如此天姿国色啊,相比之下妾身真是人老珠黄,王妃更是……”她故意停顿不语。
“你到底想说什么?”林云墨皱着眉头问道。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鑒賞
棠梨过来斟茶,眼睛里却是闪着戒备。
欧阳兮秀眉轻扬,脆声笑道:“妾身只是替王妃抱屈!”
“欧阳阁主是想没事找事吧?”林云墨面色阴冷。
“王爷别动气,其实妾身前来是替好姐妹传话的,她想与王爷做笔交易!”欧阳兮收敛了笑意。
“是谁?”林云墨一头雾水。
“王爷认识的”欧阳兮随手一指棠梨:“这丫头的娘,姜琰清!”
棠梨闻听此言,脸色变了变,气冲冲的讽刺道:“我没有娘,我娘早死了!”
欧阳兮毫不在意的一笑,她们母女之间的隔阂还不浅呢。
林云墨森冷的说道:“姜琰清原来在碧血阁,她居然还有胆子来跟本王谈交易?”
“她被逼的无处可去,只得来投靠我这个姐妹了!”欧阳兮一脸无奈。
“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林邦彦本王尚且饶不过,更别提她了!”
欧阳兮见林云墨黑沉着脸,没有半分缓和的迹象,心里猛的沉了一下,她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决定赌一把:“难道,王爷真的不想知道她拿什么来做这笔交易?”
林云墨略一沉思,随口问:“什么?”
听林云墨如此回答,欧阳兮紧悬着的心,顷刻间松懈了下来,她沉声道:“是关于王妃的!姜琰清有法子可以进烟浮国!”
林云墨目光犀利无比,姜琰清也是狐族的人,进出烟浮国应不是难事,怎么竟将此事彻底忽略了。
“什么条件?”
“王爷这是答应了?”欧阳兮有些意外,随后像是怕他变卦,紧接着说道:“姜琰清希望王爷能让她带走棠梨,放她们一条生路。”
“我死也不跟她走!”棠梨厉声回绝。
林云墨看了看欧阳兮,端起茶盏,饮了口茶,寒意岑岑的说道:“本王有说过答应吗?”
欧阳兮干笑一声,大着胆子道:“事已至此,姜琰清也是悔恨不迭,她,她会尽力弥补…”
“弥补?”林云墨冷森森的追问道:“王妃所受的罪岂是姜琰清一句“弥补”就能了事的?”
“那,那,王爷要如何,才肯放过她…”欧阳兮听的脊背寒意徒生。
火熱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相伴
“剥皮抽筋!”林云墨嗜血的吐出了四个字,“来人,送客!”
欧阳兮心头猛的颤了一下,她此次前来是带了必胜之心的,想着只要牵扯上千山暮,林云墨必不会拒绝,至少应还有个商量的余地。
却没想到他回绝的如此冷硬,自己碰了那么大一个钉子,如今她隐隐担忧,甚至都觉得姜琰清成了碧血阁的一颗暗雷,稍不留意便会被其连累殃及性命。
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相伴
她越想越心惊,回到碧血阁时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华灯初上,夜色里氤氲着阴冷的水雾,她瑟缩了一下,恍然察觉,确实是穿的太少了。
幽暗的暮色里,她抱着双臂,左右扫了两眼,确认无人,飞快的闪进了碧血阁的一个角门内。
角门后面是片略显萧瑟的院落,冷露幽草,墙壁斑驳,阁楼森耸。
依稀有男女轻佻笑声自阁楼内传出,她面上毫无波动,提了裙裾,推门便走了进去。
三扇山水屏风隔断,隔开了内外室,内室里一男一女暧昧缠绵正在兴头上,丝毫没有因她的骤然闯入而停歇。
她翻了翻白眼,嘴角带过一抹嫌恶之色,就这样立在屋中,床架开始的疯狂吱嘎作响,剧烈的喘息声渐渐演变成频临垂死的痛苦嘶喊,直至最后气息奄奄的哀求声,均都细碎清晰钻进她耳中。
她听着听着,突然就腾起了翻江倒海的恶心,掩着嘴夺门而出,花丛深处剧烈的呕吐起来。
身后忽有衣料的窸窣之声,幽暗的空气里微有檀香弥漫,她心中一慌,忙不迭抹了一把嘴角,转过身,头也不敢抬,便恭敬的跪倒在地上。
“主子!”她惊颤的喊了一声。
门口不知何时立了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因背着屋内烛光,面容隐匿在暗处,目光中却透着深深的暴戾之气,犹如闪着寒光的嗜血利刃,周身冷冽无比。
“主子恕罪,林云墨他拒绝了…”欧阳兮大气都不敢喘,伏在地上低声道。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喋喋笑道:“他若是答应,本君才奇怪,放心,不出三日,他定会应允此事!”
欧阳兮心中疑惑,却不敢出声想问。
中年男子扫了她一眼,森然说道:“你穿成这般,是存心引诱林云墨的吧?”
欧阳兮哆嗦了一下,扯出一丝笑来:“林云墨是个铁石心肠,哪懂风情,这,这衣衫,是妾身回来后特意换给主子看的!”
“奥?原来是这般啊,那就快些进来!”中年男子语气透着猥琐,迫不及待的闪身进了内室。
欧阳兮狠狠地咬了咬牙,由地上爬起来,哆嗦着向屋内挪去。
片刻间,一声女子凄厉的尖叫,像一柄利剑刺穿了这浓的化不开的夜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